当前位置:迷了书吧 > 农家小福女 > 第1880章 骂(给书友“包二丫”的打赏加更二)

农家小福女第1880章 骂(给书友“包二丫”的打赏加更二)

    恭王这才看到太子,他不意太子看见他这模样,双手一撑就要起来,结果手才一撑,就感觉到双臂酸疼无力,竟是撑不起来。

    太子眉头皱得更紧了,就要用马鞭戳他,想起这不是下人,而是弟弟,便该用手去戳,见他身上的肉软绵绵的,便一脸嫌弃,“不是说跟着武师傅习武吗,怎么身上竟一点力气也没有?才摔几下就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恭王咬紧了牙关不肯再痛叫,满宝一边按一边道:“太子殿下,三殿下现在已经很好了,不过三殿下,您还可以更好一点儿,回去以后再接再厉呀。”

    太子瞥了周满一眼,“你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恭王痛得额头上全是汗,忍不住闷哼出声,就是不叫了,所以就算猜到周满说的话不会好听也没有力气说话阻拦。

    满宝道:“书上说了,对于逆境之中的人我们要鼓励,恭王进度是比别人慢一点儿,但一年多的时间能减下五十斤已经很不错了。”

    她比划道:“要知道,一开始三殿下可是走路都会喘的,低头都看不到自己的脚尖。”

    满宝想起了什么,嘿嘿一笑,压低了声音道:“要是一年半以前,便是太子殿下在神勇,怕是也摔不动三殿下吧?”

    明明是打击太子的话,但太子竟然没感觉到冒犯,反倒是躺着的恭王从牙齿缝里蹦出一句话来,“周!满!”

    满宝继续给他揉搓,不,是推拿……

    恭王一时没闭紧嘴巴,惨叫出声。

    太子都吓了一跳,然后低头看着恭王,看着他只是一个人就躺满了整个木榻,明明都练了一年,胳膊腿还是白嫩嫩的没多少劲儿,因为痛,他哭得眼泪鼻涕都快要混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太子沉思,前面五年中,他就是被这么一个东西弄得狼狈不堪的?

    太子眉头紧紧皱起来,目光冰冷的盯着恭王,父皇总是骂他不知好歹,烂泥扶不上墙,只会怪老三,说他从没想过让老三代替他的位置,而老三也从没想过与他争皇位……

    当然,事实证明,他爹说的话只对了半句,他是没想过让老三代替他,但老三却是一定想过和他争皇位,还下手干了呢。

    那前面那一句里,是不是也对了半句?

    他烂泥扶不上墙?

    以前他不管怎么努力都生不出孩子来,他觉得朝臣怎么都看他不顺眼,而他一生了孩子,那些为难和诘难似乎一下就变了,虽然他每天还是能收到不少弹劾。

    但弹劾的内容,还有折子上的遣词造句却是大变样。

    太子想到了什么,一下绷紧了脸,盯着还在哭嚎的恭王,有些烦躁的骂了一句,“废物!”

    恭王大怒,骂回去,“你也只会逞匹夫之勇!”

    太子冷笑,“孤上马能领兵,下马能打你,我大晋的江山是打出来的,你说这是匹夫之勇,是在说父皇吗?”

    恭王道:“父皇都说了,现在国泰民安,需要的是文治,你武功再厉害有什么用?为君者难道还需要御驾亲征吗?朝中的武将又不是吃干饭的。”

    太子道:“父皇前几年才说要御驾亲征。”

    恭王:……

    太子目光越发冷寒,扭头和周满道:“这药酒太冲,孤让人去行宫另外给你娶一瓶来。”

    然后又对着恭王说了一句:“蠢货!”

    恭王怒不可遏,太子却已经摔门走了,他的怒火便一下冲着满宝和屋里的内侍去了,周满再压不住他,他一下从床上蹦起来,也顾不得自己还光着身子和浑身酸疼,跳下木榻,伸脚便踹翻了屋中的桌子……

    桌子是翻了,但他也躺下了,顺便还抱着小腿惨嚎。

    两个内侍吓得扑腾一声跪在了地上,浑身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满宝看着坐倒在地上的恭王,脑海里只有一道声音:完了——

    满宝连忙要去扶恭王,两个内侍也从地上爬过来要扶,结果出离了愤怒的恭王挥手将他们都推开,眼睛发红的大吼道:“滚开,本王用你们假惺惺的,我,我要砍了你们,我要都砍了你们。”

    屋外的明达等人察觉不对,连忙奔来,伸手就要开门,被听到动静的满宝上前按住门,她道:“不要紧,你们在外面等一等,恭王殿下就是心情不太好。”

    门外的明达便一顿,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白善皱了皱眉,劝俩人,“那我们就在院子里再等一等吧,药酒刺激,一按一推肯定更疼,就是五大三粗的武人有时候都忍不住痛,更别说恭王了。”

    明达皱眉,直觉不对,先前三哥也叫得厉害,可没这样大的动静,主要是太子哥哥刚气冲冲的走了,怎么三哥也气起来了?

    白善当然也知道不对,但满宝既然不愿意让他们进去,那就说明他们进去了,情况只会更坏,所以他自然要帮她拦住人。

    明达最后还是被说服了,拉着担忧好奇的长豫回到院子里继续坐着等。

    白二郎心里有许多的话想说,但当着她们的面他也不好和白善说悄悄话,只能用力的憋着。

    按住门的满宝静静地等着坐在地上的恭王砸完手边的东西,两个内侍已经吓得跪趴在地上,满宝上前,站在恭王身侧,心里其实是有很多不解的,但她依旧一脸平淡深沉的道:“王爷,您气什么呢?太子殿下那句又不是只骂您。”

    恭王眼睛通红,恨恨的看向周满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太子殿下也是在骂他自己呀。”

    虽然满宝不理解太子为什么要骂他自己,但以她半挂子心理医生的水平来看,刚才太子之所以那么愤怒,表现那么异常的骂一句蠢货,那是一词双用,不仅是在骂恭王,也是在骂自己。

    恭王一脸不相信的瞪着周满。

    满宝肯定的点头,“您都这么惨了,还躺在榻上动不了,太子殿下就是骂您也不至于把自己给气得脸色发青,最后还转身就走吧?”

    恭王略微冷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满宝道:“很显然,太子殿下也是在骂自己,就是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缘由给气成了那样。”

    恭王就疑惑的道:“难道他终于认识到自己是个蠢货了?”

    满宝:……太子蠢不蠢她不太确定,但恭王一定不比太子聪明就是了。

    一旁跪着的两个内侍瑟瑟发抖,头死死地埋着,不敢抬起一丝来。

    满宝幽幽地问道:“三殿下,您要不要看一下腿?”

    恭王这才觉得小腿很痛,痛得他仰倒在地……

更多章节可以点击:农家小福女。本章网址:http://www.mileshuba.com/shu/485/1895.html

看《农家小福女》的书友还喜欢